从《南方雨》词曲作者之争看歌曲作品中词和曲的使用

作者:衣春芳

观点

笔者参与代理的王某诉金某、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案号:(2019)京0102民初8608号】,涉案音乐作品《南方雨》由包括张建一、孙砾、蔡飞、吕萌、郭凇男、石倚洁在内的歌手先后演唱,在全国具有一定影响,已成为男低音歌唱家的必点曲目。而此首歌曲,由于词、曲作者并非同一人,加之时间跨度大(2003—2019年),著作权授权手续不完善,历史遗留问题暗藏隐患。16年后,词作者对曲作者使用歌词的行为主张侵犯其发表权及发行权,鉴于此,笔者对词、曲可否分割使用?曲作者作为合作作者之一使用合作作品是否构成侵权?词作者阻止歌曲作品的使用和传播,是否违背比例原则及著作权法促进文化传播的立法目的?发表权“一次用尽”原则如何理解?等法律问题结合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判决作如下思考:

一、歌曲作品作为合作作品,歌词和曲可否分割使用?曲作者作为合作作者之一使用合作作品是否构成侵权?

司法实践中,法院往往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三条规定的规定,认定两人以上合作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合作作品可以分割使用的,作者对各自创作的部分可以单独享有著作权,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合作作品整体的著作权。音乐作品歌曲为合作作品,由词、曲两部分构成,词作品与曲作品部分可以分割使用,词曲作者分别对歌曲作品的词和曲部分单独享有著作权。曲作者虽然对歌曲的曲部分享有单独行使著作权的权利,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害合作作品整体的著作权。在《南方雨》词曲作者之争一案中,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亦采纳该观点。

而在2014年,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在一起判决中【案号:(2014)西民初字第09487号案件】,针对词、曲是否可以分割使用的问题,作出不同认定:就作品分类而言,歌曲属于音乐作品。由不同的作者分别创作词、曲并结合而成的歌曲,属于合作作品。就表达形式而言,歌曲本身由歌词与曲谱相结合而成,作为歌曲使用时,词、曲结合表达,不可分割。

针对相同问题,同一法院前后出现类案异判的情形,笔者认为,歌曲作品作为合作作品,作为歌曲使用时,歌词和曲不可分割,以下展开论述:

(一)歌曲创作的原理及歌词与曲的关系

歌曲创作实质上是求得文学形象 (词) 和音乐形象(曲)的完美结合。文学形象的审美感官是视觉,音乐形象的审美感官是听觉,由视觉审美到听觉审美的转化需要找到转化媒介。文学与音乐结合的媒介或共振点就是体验感情的传达,实现字符到音符的转化。歌词是一种音乐文学,它为音乐服务,如何用音符表达字符背后的情感? 歌词是靠口说出声来叫人听的语流,歌曲的曲调也是靠人声唱出的音流传给人听的。音流和语流同时通过人的发声器官发出声流,又同时作用于人的听觉,使歌词与音乐的结合成为可能。以音流、语流合成的声流去表现人的情流,通过听觉流进人们的心田,激起情感共鸣,这就是音乐与歌词结合的基本原理。

由于歌曲作品兼具音乐性和文学性的特征决定了一个完整的歌曲作品是由一个纯音乐作品和一个歌词作品共同组成。虽然,歌曲作品产生本身就包含了两个著作权客体,即纯音乐作品和歌词文字作品。从表面上看,纯音乐作品和歌词文字作品之间具有可分割性,可以独立存在,分别使用,如以诗朗诵的形式呈现歌词、以乐队演奏的形式呈现旋律,但显然这种分割后的单独使用,已经不再属于歌曲作品的范畴,从作品形式到情感的传达都有别于歌曲作品。从歌曲整体(词与曲的结合)及歌曲创作原理可知,文学与音乐结合的媒介是体验感情的传达,从字符到音符的转化,用音符表达字符背后的情感。词—曲—情感三者之间,不能做简单的机械分割,如果分割使用,以诗朗诵的形式呈现歌词、以乐队演奏的形式呈现旋律,显然已经完全脱离了歌词与曲相互依托而传递的情感,属于人为的割裂了词与曲之间的紧密联系,进而切断了体验情感的传达,一旦分割就会破坏整个歌曲作品的完整性。

从实际创作来看,歌曲的创作可以根据歌词进行谱曲或者根据曲谱进行填词,曲作者对歌词的选择及谱曲往往也会融入曲作者的情感寄托,在谱曲过程中曲作者会根据音乐和演唱的需要在完全尊重原作的基础上进行补充,当歌曲完成之后,曲作者如果发现歌词的容量与歌曲的结构不匹配,会根据音乐结构,把词作者的歌词进行合并或者在相应的位置添加歌词。经过调整和修改,最终形成符合音乐结构的歌曲作品,由此可知,歌词与曲的关系极其紧密,一首歌曲作品的最终完成,需要词曲作者共同的情感意思联络,以及为了适应音乐和演唱的需要进行必要的修改,歌曲作品中的歌词与曲难以随意分割。

综上,笔者认为从歌曲创作的原理及歌词与曲的关系来看,歌曲本身由歌词与曲谱相结合而成,作为歌曲使用时,词、曲结合表达,不可分割。

(二)曲作者作为歌曲作品合作作者之一,可以合理使用合作作品而不应构成侵权

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三条对合作作品以及可以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著作权的行使作出规定。但同时,《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九条对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著作权行使作出规定:合作作品不可以分割使用的,其著作权由各合作作者共同享有,通过协商一致行使;不能协商一致,又无正当理由的,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转让以外的其他权利,但是所得收益应当合理分配给所有合作作者。

结合上文论述可知,就作品分类而言,歌曲属于音乐作品。由不同的作者分别创作词、曲并结合而成的歌曲,属于合作作品。就表达形式而言,歌曲本身由歌词与曲谱相结合而成,作为歌曲使用时,词、曲结合表达,不可分割。因此,歌曲作品的著作权由合作作者协商一致行使,不能协商一致的,又无正当理由,任何一方不得组织他方行使。

本案中,《南方雨》作为歌词与乐曲完整结合的有机整体,系由词作者与曲作者共同创作完成的,它倾注了词作者与曲作者的心血与情感寄托,体现了二者对作品的创作共识与独创性表达,词作者与曲作者应当作为合作作者共同享有对《南方雨》的著作权。不可否认,歌词和曲既然是不同的作者创作,当然可以分割开来,如果不考虑歌曲作品的创作原理和独创性情感表达,简单机械的将《南方雨》的旋律、歌词割裂开来,就如同把合作作品认为是两个不同作品的糅杂,与合作作品为合作作者间共同创作意识的产物相违背。但是从歌曲整体表达来看,词曲作者具有共同的情感诉求和意思联络,词和曲相互依托,结合传递情感而难以分割,分割开后,独立的音乐符号和文学符号都很难达到歌曲作品的情感体验,这也是音乐作品区别于文字作品的主要方面,因此,尽管词作者与曲作者是作品不同部分的作者,从法理上讲合作作品的著作权可以分别行使,但是如果作品整体作为歌曲使用时,词、曲结合表达,不可机械分割。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合作作者应当协商一致才能行使著作权,任何一方无正当理由不得阻止他方正当行使。

二、曲作者对歌曲作品的知名和传播贡献率更大,词作者单方阻止歌曲作品的使用和传播,是否违背比例原则及著作权法促进文化传播的立法目的?

利益平衡是现代著作权立法的基本精神,也是著作权法修改和著作权制度设计的指引。著作权法是对作者的激励和向公众接近之间的一种平衡,激励与接近之间平衡始终是协调著作权利益的杠杆。特别是在当代著作权不断扩张时,更大范围的著作权保护使消费者和使用作品的其他作者接近这种作品的成本更大,无论是在作者和公众之间还是在作者与作者之间平衡,著作权法都更需要关注到在接近的基础上实现对作品创作、传播、使用的平衡保护问题。激励是出于对个人利益保护的需要,而接近是出于对社会效益保护的需要。一首歌曲作品只有同时具备两种利益才值得著作权法去调整,才符合现代著作权法立法的基本前提。

对著作权进行限制的目的在于维护社会公众的利益,使著作权人的创作成果能够在权利有限期内得到广泛的传播和利用,这是著作权领域的利益调节机制。《著作权法》中的利益调节机制就是比例原则精神的一个体现,贯穿了比例原则的本质,通过对著作权人的权利限制来使著作权人的个人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之间获得平衡。在权利保护上,应将著作权人的个人利益与社会公众利益限定在合理的比例范围内,对合作作者权利的保护,也应限定在合理的比例范围内,当这种比例在实践中失衡的时候,应当考虑用比例原则对这种失衡进行矫正。

考虑到很多词作者最初的本意是希望自己的词可以被他人谱曲,进而能以歌曲形式被广泛传唱,因此曲作者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歌词谱曲并进行传播的行为实际上并不违背词作者的真实意思。曲作者的谱曲使歌曲成为具有社会影响力的知名作品,打造资金由曲作者负责投入,通过曲作者不遗余力的宣传和推广,涉案歌曲获得各类奖项,并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可而在业界广为传唱,曲作者的付出无偿为作品的传播作出巨大贡献,也使得词作者因此获得了声誉。期间,曲作者处处表现出对词作者的尊重并为其署名,从未获得任何经济利益,而是为作品积攒了大量人气,并以其高品质的谱曲使之成为低音歌唱家必唱曲目,与此同时,词作者并未因此而导致利益受损,相反,其享受着歌曲作品知名后带来的利益,将其作为成功作品进行自我宣传。

如果曲作者作为受益的一方坐享其成却单方强制要求曲作者“停止侵害”,强行勒令曲作者禁止使用歌词,致使整首歌曲无法被演唱和传播,将会产生不良的社会效果,明显违背《著作权法》促进文学艺术作品传播的立法目的和比例原则精神,导致一首具有良好社会声誉的歌曲被人为的停止传播。

三、发表权一次性用尽的理解及著作权法中的诉讼时效运用

(一)发表权一次用尽的理解

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项规定,发表权,即决定作品是否公之于众的权利。公众即为不特定任何人,其数量不限。只要作者将作品向不特定任何人(即便是一人)披露,即认为已行使公开权。作品的发表,应当是首次向社会公开,只要作品已经首次向社会公开过,就代表发表权已经行使了,即发表权一次用尽,公开的形式有很多,发表权的行使不局限于出版发行一种形式。

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发表权属于一次性权利,即使作品的发表未经著作权人同意,但作品已经公之于众,他人使用该作品的不构成对发表权的侵害。本案中,由于歌曲作品《南方雨》在2005年已经公开演唱,应当视为《南方雨》的歌词已经发表。因此,无论《新时期艺术歌曲集锦》《会唱歌的月亮》使用《南方雨》歌词是否经过原告的同意,均不构成对歌词发表权的侵害。

(二)著作权法中的诉讼时效运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根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侵犯著作权的诉讼时效为两年,自著作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侵权行为之日起计算。

本案中,2005年11月浙江省文化厅、浙江省音乐家协会、浙江省舞蹈家协会颁发的奖状和中文百科在线“王某”个人简介均显示,歌曲作品《南方雨》荣获2005年浙江省第六届音乐舞蹈节一等奖。该两份证据可以相互印证,能够证明歌曲作品《南方雨》已于2005年发表,且根据中文百科在线对原告的个人简介可知,原告对歌曲作品《南方雨》于2005年公开发表并获奖知的事实应当知晓。因此,原告于2019年1月22日起诉被告侵犯其对《南方雨》享有的发表权,已超过诉讼时效。


作者

作者动态

作者其他文章

相关领域

Copyright © 1998-2018 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1012394号